敢与“官科”硬刚的美国“民科”大咖鲁杰罗·桑蒂利

本文经编辑修改后发布于微信公众号返朴。



鲁杰罗·桑蒂利(Ruggero Maria Santilli)。图源:http://www.i-b-r.org/

我们觉得,“民科”在“官科”面前很弱势,然而,美国一位大咖“民科”却很硬核,有麻省理工、哈佛这样顶尖学府的经历,还在顶尖出版社出版多部学术著作,写书揭批官科对自己的迫害,最近,他和官科又刚到了法庭上。

这位民科大咖就是鲁杰罗·桑蒂利(Ruggero Maria Santilli),让我们了解一下他……

“学术”生平

鲁杰罗·桑蒂利(Ruggero Maria Santilli) 于1935 年生于意大利那不勒斯,今年已经84岁高龄了,依然奋战在民科最前线。

1958年获得那不勒斯大学物理学硕士学位,正宗官科出身。之后,在都灵做高中物理老师。桑蒂利自称在1966年获得都灵大学核物理高级学位,等价于博士学位。听着很假,但不是完全不靠谱,因为1980年之前意大利确实没有正式的博士学位,只不过问题是,都灵大学档案馆里查不到他的论文。

1967年,桑蒂利赴美国迈阿密大学做访问学者,一年后到波士顿大学,一直工作到1974年,随后去了麻省理工学院做了三年的访问学者,1977年至1981年,在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

桑蒂利在哈佛期间,搞了一套核物理理论,他称之为强子物理。在他创建的强子物理里,原子核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不成立。主流物理

桑蒂利称,他的研究工作不容于哈佛大学,被贬为“异端邪说”,他被排挤出这所世界名校。

1981年,他成立了一个研究所,名字很简洁,基础研究所(Institute for Basic Research),研究人员只有他老哥一个。他要别开天地,另创一家学术。



基础研究所(Institute for Basic Research)的Logo。图源:基础研究所官网

他在学术上做出了哪些成就?

“科学成就”

桑蒂利读高中的时候,就显露出民科的潜质。一个合格的民科,当然要先对相对论下手,桑蒂利也是一样。他在高中写出了他平生第一篇“论文”,他在文中复兴了以太。

桑蒂利说,以太必须存在。桑蒂利给出论证:“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因为有空气传播我的声音。你能看见我的脸,因为有以太传播光。没有以太,光无法存在和传播。”没有以太,我脸哪去了?

桑蒂利说,不存在的不是以太,而是万物实体,我们感受到的各种物质才是不存在的。一切都是空的,空间充满以太,世间一切皆以太,电子、原子等粒子只是空间一点的振动,当然也就是以太的振动,粒子组成的万物当然也是局域空间的振动。我们搬动东西,其实搬动的不是东西,而是把以太的振动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所以,观测“以太风”的实验必然是失败的。

空即是有,有即是空,一个佛教描绘的世界。



桑蒂利在高中写的论文的插图。图上为桑蒂利的电子概念,电子是以太点的振动。

桑蒂利进入大学继续发展自己的理论,并凭电子是空间振动这一理论获得那不勒斯大学物理硕士学位。不知道是因为那不勒斯大学开明还是太水。

桑蒂利从那不勒斯大学毕业之后,一直有独创性思想产出。

1974年,桑蒂利进入麻省理工学院做访问学者,着手研究引力场,将手伸向广义相对论。桑蒂利从电子的引力场入手,提出电子的引力场的来源其实就是电子的电磁场。他进一步推进他的理论,提出物质的引力场归根结底就是组成物质的各基本粒子的电磁场。桑蒂利“证明”爱因斯坦的场方程与量子电动力学不兼容。到1990年代末,终于给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致命一击,他“证明”爱因斯坦的场方程与黎曼几何是矛盾的。

桑蒂利在哈佛工作期间,搞出一套强子力学,后续还发展出强子数学和强子化学。他的强子力学,涵盖范围非常宏大,从牛顿力学到相对论到量子力学,无所不包。他的强子力学给出很多“理论创新”,比如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在原子核等高密度物体中不成立,夸克不存在,能量守恒不成立,等等。

实验物理学家拒绝检验桑蒂利的理论,令他感觉遗憾。他投稿出去的论文,一直被拒稿,收到的审稿意见用语还特别刻薄:“对物理一窍不通” “通篇一派胡言”“作者介于末流物理学家和傻逼之间”。桑蒂利写了长长的反驳意见,无济于事,结果依然是被坚决拒稿。

桑蒂利很失望很上火很愤怒,他“洞察”到一个阴谋,犹太人物理学家群体顽固维护爱因斯坦,阻止自己推翻相对论。桑蒂利觉得自己不能沉默,要呐喊,要揭露这一切,为此,他出版了一本书《大尖叫:美国爱因斯坦追随者的道德调查》(_Il Grande Grido: Ethical Probe on Einstein's Followers in the U.S.A, an Insider's View_)。

桑蒂利在书中“揭露”,美国顶尖科研机构里有一个以犹太物理学家为主的阴谋团体,他们互相勾结,沆瀣一气,打压与爱因斯坦理论相矛盾的理论创新,这个“爱因斯坦教”团体的头目有诺贝尔奖得主格拉肖和温伯格。



《大尖叫:美国爱因斯坦追随者的道德调查》(Il Grande Grido: Ethical Probe on Einstein's Followers in the U.S.A, an Insider's View)封面

桑蒂利不仅仅用笔做武器,与庞大的占据主流科学话语权的“爱因斯坦教”团体斗争,还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声誉。他多次提起诉讼,要求某些出言不逊的审稿人和编辑在学术期刊上道歉,并索赔数百万美元。他的诉状长达数百页,充满数学公式、物理名词,还有长长的参考文献列表,他不请律师,亲自上场与被告律师辩论。可惜,他没胜诉过。

桑蒂利面对“科学阴谋团体”的打压,即便维权不成,依然不忘初心,向更广阔的科学领域探索。

桑蒂利不仅仅要为满足自己好奇心而搞科学,还开始把自己的智力用于促进全人类福祉。

桑蒂利把自己的强子力学扩展到化学领域,创建了强子化学“学科”,预言存在一种磁性分子HHO,这种分子是一种不消耗氧即能燃烧的燃料,可以替代化石能源,破解气候变化难题。可惜,科学界不认可。

这个分子对于人类真是太重要了,桑蒂利为了引起“官科”的注意,煞费苦心,编造一个科学家,独立发现了HHO。可惜,官科依然不认。



桑蒂利的强子化学专著,预言一种不消耗氧即能燃烧的燃料。

桑蒂利逐渐把智慧投放于头顶的星空,思索浩瀚的宇宙。

桑蒂利推导出了一个新的反物质理论。他的推导方法很简单,就是把正常物质的理论中的正号变成负号,负号变成正号。颇有正统科学家狄拉克当年靠保留负的平方根预言存在负能量的正电子的神韵。

桑蒂利根据自己的理论做出预言,反物质发出的光可以用负折射率中空透镜聚焦。不过,他的论文给出的负折射率是0.74。他竟然没注意到0.74是一个正数。

桑蒂利还发明了一种望远镜,宣称可以检测反物质辐射的光。正统物理里,光是电磁辐射,只有一种,别无分号,物质和反物质发出的光是一样的。

桑蒂利的反物质望远镜带来了令人震惊的“科学发现”。2014年,他发现了反物质星系。2016年,他发现了“不可见外星实体”在监视地球。可惜,“官科”界对这些发现无动于衷。

桑蒂利的反物质望远镜面向业余天文爱好者销售。桑蒂利的反物质理论和发现在官科那里得到的是无言的蔑视,卖个望远镜却得到官科一位无名小卒的冷嘲热讽。

桑蒂利感觉很受冒犯,是可忍孰不可忍,再次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声誉,维护“科学”。

官司



荷兰科学博主佩皮恩·范厄普(Pepijn van Erp)

2016年,荷兰一位科学博主佩皮恩·范厄普(Pepijn van Erp)注意到桑蒂利的反物质望远镜,写了一篇500字的短文,予以辛辣讽刺挖苦,没成想,这篇文章却成了爆款文章,令桑蒂利大为恼火。

令桑蒂利恼火的不仅仅是科学声誉受损(其实,他在科学界没什么声誉可言,但不少公众认为他是科学家。),受损的还有实实在在的金钱。桑蒂利本期待他的望远镜能向业余天文爱好者卖出百万架,结果被这篇博客文章一搅和,只卖出了三架。

桑蒂利再次拿起法律武器,将范厄普告上法庭,控告范厄普伤害自己的名誉,毁了自己的望远镜和磁性分子的生意,造成经济损失。

一同列为被告的还有一个不相干的人,弗兰克·以色列(Frank Israel)。桑蒂利为什么告他?

以色列是荷兰怀疑论者基金会 Skepsis主席,而范厄普是这家基金会的理事会成员。桑蒂利称,范厄普的博客文章是受以色列指使而写的,而以色列正是世界上顽固维护爱因斯坦的犹太科学家群体的成员之一。桑蒂利决心靠这场官司,向世人揭露犹太科学家对自己进行的“科学迫害”。

桑蒂利犯了个低级错误,弗兰克·以色列虽然姓以色列,但不是犹太人。

这场官司打了将近两年,2018年,法院判决,没有证据支持他的名誉和经济损失。桑蒂利败诉。

桑蒂利有一样诉求达成了,范厄普的博客文章的辛辣的标题换成了中性陈述句。

荷兰怀疑论者基金会和范厄普虽然胜诉,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们为这场官司花了30万美元,掏空了基金会30年的家底。

以上就是美国民科大咖桑蒂利的故事。

在文章的最后,我们谈谈民科的含义。

民科正意

“民科”是民间科学家的简称,但在当前通常的语境中,已经偏离了民间科学家的本意,因此常常打上引号。



著名“民科”郭英森

“民科”的一般指极少接受过(或拒绝接受)正规科学学习及训练,却又热衷于相关领域研究的人,他们的研究不为主流学术界所接受,并拒绝接受专业的批评意见。

“民科”已经是贬义词,与科学妄想家是同义词,对应于英文的Crank一词。褒义的民间科学家与业余科学家是同义词。中国一位典型的业余科学家是古生物学家郑晓廷。



古生物学家郑晓廷与专家学者一起讨论。右一为初中肄业生郑晓廷,右二为中科院院士周忠和。

本文主人公桑蒂利是一位非典型“民科”,正经大学毕业,一路官科经历,却在民科路上愈走愈远,最终在“官科”机构无法立足。

判断是不是“民科”不是看是不是具有“官科”身份。“官科”机构里,“民科”并不罕见,并能一直占据“官科”机构的职位。在中国,典型的具有“官科”身份的民科如湖北大学副教授甘永超、燕山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李子丰



甘永超,湖北大学副教授,揭示了“第三种波粒二象性”、完成了“三种波粒二象性的和谐统一”,并提出了“‘太极粒子波’是构成我们世界的最小物质单元”。

甘永超称,他经过30年努力,把量子力学的这两大开山之作统一起来并给出了精确的数学表达——“波粒二象关系式(Gan矩阵与Gan变换)”

是不是“民科”与身份无关,与做科学的方式有关,即是不是能够正视与自己观点不符的证据,能不能进行理性的讨论。

“民科”如果只是孜孜不倦地进行“科学研究”,只是给社会带来一点困扰,倒还问题不大,偏偏“民科”还要进行“科学成果转换”,推出产品创造“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桑蒂利的磁性分子和暗物质望远镜就是此例。

中国也有很多“民科”“科学成果转换”,还主要集中在医疗健康领域,甚至给很多科学素质不高的公众带来损害。比较典型的例子有90年代火遍全国的505神功元气袋、魔幻30年至今不衰的振国肿瘤医院、初出茅庐的量子超弦引擎癌症治疗系统



505神功元气袋广告。505神功元气袋酷似农村娃娃戴的红肚兜。创始人来辉武称,他花了20多年寻访了很多先贤医案、民间验方、宫廷保健配方,还有数百位老寿星、老和尚、老道士的养生秘方,才配出来505神功元气袋。

王振国自1972年从通化卫生学校毕业后起,自《黄帝内经》《本草纲目》《医宗金鉴》等古典医籍汲取智慧,收集民间偏验方 1200 余例,研制成功复方天仙胶囊,于1988年通过卫生部新药审评。目前,他开设振国肿瘤医院 4 家(北京、上海、珠海、通化),门诊 300 个,肿瘤防治宣传站1000 处,年产值超 2 亿元。

西安邮电大学官网报导,通信与信息工程学院聂敏教授团队研发的量子超弦引擎癌症治疗系统,为中晚期癌症患者带来了福音。聂敏教授讲述治癌原理:通过量子纠缠桥,将图像数据传送给治疗舱,在治疗舱内抑制癌细胞的增殖。在紧致弦的作用下,利用玻色弦对费米弦的量子切割效应,阻断癌细胞有丝分裂过程中的纺锤丝,阻止癌细胞在人体内的继续扩散和转移,从而达到治疗癌症的目的。

著名物理学家文小刚在社交媒体上对聂敏教授出言不逊,说他是骗子,是臭虫,令人恶心,给西安邮电大学丢脸。

桑蒂利的暗物质望远镜生意被官科人士一篇博客文章搞黄了。

广州医生谭秦东吐槽鸿茅药酒却被跨省抓捕。鸿茅药酒荣获履行社会责任明星企业奖。



广州医生谭秦东吐槽鸿茅药酒却被跨省抓捕前后判若两人

标签: 民科

添加新评论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