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软科普 下的文章

我们有望见证3D打印的5大突破

3D打印又称增材制造,是这样一种制造成型新工艺,计算机根据数字文件指令,将一层层薄薄的原材料叠起来,最终得到一个空间实物。3D打印机的喷头可以精确地向指定方向释放物质,制造出复杂的结构,从珠宝到三层楼的住宅,都可以打印出来。



3D打印珠宝



欧洲第一座3D打印住宅,位于俄罗斯雅罗斯拉夫尔

- 阅读剩余部分 -

狗知不知道牛顿运动定律?



伊萨克·阿西莫夫(Issac Asimov,1920年1月2日-1992年4月6日),美籍犹太人,生物化学教授,科幻和科普作家,非常高产,写、编500余部书。

伊萨克·阿西莫夫(Issac Asimov,1920年1月2日-1992年4月6日)曾经同一个理论物理学家发生过争吵,那位物理学家否认狗知道牛顿运动定律。伊萨克愤怒地问道:“如果见到狗用嘴捕接飞碟,你还会那么说吗?”



《夸克与美洲豹》封面

盖尔曼评论道:

显然,那位物理学家和他所用的“知道(knowing)”一词各有不同的意思:那位物理学家所使用的“知道”,主要是指在人类科学活动的文化背景中学习的结果;而伊萨克所使用的“知道”是指贮存在基因中的信息,外加个体经验所得的学识。

人类主要靠个人或集体的智慧来获得知识,而其他动物则通过直接的基因遗传来获得它们生存所必需的绝大部分信息。那些经过数百万年进化的信息,是有时候被人们相当模糊地称之为“本能”(instinct)的东西。出产于美国部分地区的王斑蝶,“知道”怎样大规模地迁徙到墨西哥城附近长满松树的火山山坡上去过冬。

盖尔曼的科学启蒙



默里·盖尔曼(Murray Gell-Mann,1929年9月15日-2019年5月24日),美国物理学家和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因对基本粒子的分类及其相互作用的发现而获得196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盖尔曼通晓的学科极广,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学者,也是20世纪后期学术界少见的通才。除数理类的学科外,对考古学、动物分类学、语言学等学科也非常精通。

哥哥和父亲引导盖尔曼走向科学之路。

- 阅读剩余部分 -

专家谈:锻炼能增寿几何?

原文链接:How Much Longer Will Exercise Make Me Live?
本译文已发表于世界科学微信公众号

除了一些非主流生理学家,可以说在锻炼研究领域中,有百分之百的共识:锻炼有益健康。然而,对于一些身体状况一直不好的人来说,“锻炼有益健康”可能没多大吸引力,更具吸引力的是“锻炼使人长寿”。

锻炼很无趣,但冒着死得早的风险不锻炼,这样真的好吗?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有必要先了解一下,锻炼养生能让人多活多少年。下面就是几位专家各自给出的答案。

- 阅读剩余部分 -

宇宙究竟有没有边界?

原文链接:What's at the Edge of the Universe?
译文选自微信公众号利维坦,但重新做了配图。



都2019年了,单纯把火箭发射到外太空已经不再能满足人们的幻想,人类对于探索宇宙边界的情绪正在变成一种急迫的期待,而那些日常琐事,比如坏天气、拥挤的地铁,或者担心一下自己的大腿会不会发生癌变,无聊的地球生活正在催生热血的太空梦。

但是在宇宙的边界,到底有什么东西在等着你呢?当我们讨论这个宇宙边界,它到底是一种边界线呢,还是一个大到无法想象的天花板呢?或者,无论是边缘还是天花板,它真的存在吗?在本周的“Giz问答”栏目中,我们找来几位面向宇宙学的物理学家,希望和他们一起找到答案。

- 阅读剩余部分 -

物理学家为什么认为弦论是万有理论可能的候选者?



弦理论的核心思想是,宇宙最基本的组成单元不是0维的点粒子,而是一维的弦。

弦论是物理学中未经证实的理论中最精妙、最具争议者之一。弦论的核心是贯穿物理学几个世纪的思想的主线,即在最基本层次上,各种力、粒子、相互作用和物理现象,都可由同一个理论描述,四种基本作用力——强力、电磁力、弱力和引力的——不再有区分,统一于一个理论。

从许多方面来看,弦论是引力量子理论的最佳候选理论,引力量子理论要恰好在最高能量尺度上将引力和量子物理统一起来。这一点,现在还没有实验证据,但在理论推理上有令人信服的理由。2015年,在世的著名的弦理论学家爱德华·威滕(Edward Witten)就写了一篇文章,讲关于弦论每个物理学家都应该了解些什么。本文就是向非专业人士转述其意。

- 阅读剩余部分 -

得到APP每天听本书《鸡征服世界》讲书稿

作者李南南,图片和链接为本博添加。



《鸡征服世界》封面

鸡的经历将告诉我们,一个物种究竟是怎样走向成功的?除了自我的进化之外,还有另一种方式,就是搭载一个超级变量。鸡的超级变量,就是人类。鸡的生活习性以及生存、变异、繁殖能力,使它恰好可以嵌入人类的物质生活,随着人类的脚步一同迁徙繁衍。而鸡的打鸣、好斗等生物特性,又恰好满足了人类的想象和娱乐需要,使它进一步嵌入我们的精神和政治生活,并且最终在我们的物质和文化中无处不在,成为人类最重要的动物伴侣,也成为这个星球上数量最庞大的禽类。

-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