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金写的科普书那么引人入胜,为什么科学依然被误解?



我们的流行文化,需要更多的科学和科学家,这样,孩子们就不会认为科学是“学霸”才能懂的东西,因而放弃了解科学。

原文链接:Stephen Hawking made science relatable – why is it still so misunderstood?

原作者:罗宾·因斯(Robin Ince),作家,喜剧演员,曾与物理学家布莱恩·考克斯(Brian Cox)主持BBC科普系列节目《无限猴笼》(The Infinite Monkey Cage

《时间简史》出版的时候,我18岁,就要高中毕业了,已经对科学不感兴趣了,但是我还是买了一本。结果是,我掉进了叔本华陷阱,买而不读,读而不精。

《时间简史》我只读了一点点,就束之高阁了,但是也比早它一年出版的热销书《抓谍人》(Spycatcher,有多种中译本出版)读得还多一点。《抓谍人》依然在书架上崭新如故,而我的《时间简史》用铅笔画满了记号,记着疑问和注解。

笑谈“没人真的读完过《时间简史》”是另一版本的“学霸在琢磨些什么,呃?”

物理科普书的一大问题是,不容易读懂。尤其是,你上次思考物理问题还在小学的课堂实验,探究花生的能量,结果还分心去耍本生灯了。

当代物理是反直觉反常识的,搞懂物理需要时间,当然,如果时间存在的话。

尽管当代物理也令人刺激兴奋,但你不能按读惊险小说的速度读物理科普书,因为物理科普书要将你带往与你感受的现实完全不同的现实。

罗伯特·勒德伦(Robert Ludlum,美国惊悚小说作家)小说中的国际间谍的行为比粒子的行为和时空的弯曲好懂多了,因为我们每天都在观察人类的恐惧和欲望,即使我们不是中央情报局特工痞子。

读好的物理科普书,需要经常放下休息休息,毕竟,这样的书可能会把我们的宇宙上下颠倒过来,里外翻过来,或者外面再套上无穷多宇宙。被量子不确定性绕晕,在凉爽黑暗的房间里闭关片刻,烧脑琢磨,这不丢人。

科普作家卡尔·萨根(Carl Sagan,美国宇宙学家、科普作家),曾为《时间简史》写过独到的导论,写道,孩子天生是科学家,可惜随着长大,内心的科学家被扼杀。



卡尔·萨根

我们天生很有好奇心,但随着长大成人,我们对尴尬的恐惧不断增长,好奇心却渐渐逝去。有些人完全没了好奇心,头脑屈服于教条和部落主义。我们生来就有做科学家的潜力,随着我们长大,社会文化、他人期望塑造了我们。我们不必放弃科学,只需找到进入科学世界的路径。

很多人与霍金心有所感,开始于霍金离奇的故事,身体受限于轮椅方寸间,头脑却恣意穿越宇宙。人们先了解了他的故事,才接近他的科学。

人们对科学感兴趣,需要故事,只有知识是不够的。

我在科学周期间访问学校,老师抱怨,没时间讲科学故事,只能讲干巴巴的科学知识,还得快讲,达到下次考核评估所需的目标。能激发人的激情、动力、兴趣的课堂,鼓舞人心的故事,都是奢望。课程还有空间改善,要能激发学生的热情。

尽管我们的世界由科技创新驱动,我们的文明的未来需要科技创新保证和提升,但是大众媒体依然把“宇宙及宇宙内从蝌蚪到超大质量黑洞等万物的起源和演化”之类的选题视为小众话题。

我们的流行文化需要更多科学和科学家,需要更多此类话题的日常报道,使科学家不至成为我们不喜欢的怪人,使科学不至让我们觉得是怪人创造的怪物。

我们需要更多科学家《辛普森一家》和《星际迷航》客串角色。我们不能只是让演过科学家的演员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Benedict Cumberbatch,霍金的扮演者)成为电视节目的嘉宾,我们也要让真正的科学家走上电视屏幕。

宇宙有如此之多的神奇,忽视宇宙,真是憾事。

我们进化出一颗有好奇心的大脑,却不给大脑供给问题——即使问题让大脑难受,也是憾事。

拥有一个进化出好奇心的大脑似乎很遗憾,但却不能解决问题——即使它有时确实会让人受伤。

标签: 霍金

仅有一条评论

  1. 全民的科学素养确实需要长时间的积累,咱们国家还需要很多年。真心期盼那一天早点到来。

添加新评论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