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软科普 下的文章

《寂静的春天》暴露文科思维两大缺陷

选自罗辑思维

文科生思维看来,这是一个由是非、善恶构成的世界,有一些目标是值得不管不顾地去追求的。所谓“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很符合我们的道德观,很正能量,但是它忘掉了代价。

举个纠结的例子,发生在美国。话说1962年的时候,美国有一位著名的女作家叫卡逊,她写了一本书叫《寂静的春天》。这本书在环保界有着《圣经》一般的地位,因为只靠出版一本书就切实地引发了一项社会变革!这个变革就是全面禁用DDT。



《寂静的春天》

- 阅读剩余部分 -

男性更专注 女性擅连接

选自罗辑思维



你发现没有,不管我们怎么呼吁男女平等,现在这个世界大体上还是男性主导。

最重要的职务被男性把持,各行各业的职场主力大多是男的。这是为什么?是女性天生就在某些方面比男性弱吗?万老师带来的一个最新研究成果,可能会颠覆你的一些认知,更能解决一个大问题。

以下是万维钢老师的精彩内容。



万维钢

- 阅读剩余部分 -

宇宙射线的超光速运动将自己暴露

原文链接:Cosmic Rays Are More Energetic Than LHC Particles, And This Faster-Than-Light Trick Reveals Them

宇宙射线比最强大的加速器——强子对撞机(LHC)中的粒子的能量还高,其超光速运动暴露了自己的神秘身影……



宇宙射线是超高能粒子,来自宇宙各处,它撞击上层大气中的分子的原子核,并产生大量新粒子。这些带电粒子运动速度极快,比空气中的光速都快,因此会发生切连科夫辐射,并产生二级粒子,可以在地球上探测到。

- 阅读剩余部分 -

我们能探测到引力波的波粒二象性吗?

原文链接:Can We Test Gravitational Waves For Wave-Particle Duality?,译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反朴。



在广义相对论关于弯曲时空的图像中,物质与能量决定了系统如何随时间演化。广义相对论做出了其他理论无法匹敌的成功预测,包括预言时空涟漪引力波的存在与性质。如果量子理论是正确的,这种时空的涟漪必然有其粒子对应物,因为波粒二象性必然适用于所有量子对象。到目前为止,科学家对于引力波的探测都只局限在其“波”的特性,组成引力波的粒子——引力子真实存在吗?我们要如何探测探测引力波的“粒子”特性呢?

- 阅读剩余部分 -

爱因斯坦、物理学和人生——《科学文化评论》专访杨振宁



杨振宁与采访者刘纯(左)、王浩然(右)合影

原文链接:http://www1.ihns.ac.cn/members/liu/doc/yang.htm,图片与链接为本博所加。

2005年4月14日上午,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杨振宁博士在清华大学高等研究院的办公室里接受了本刊的专访。采访内容涉及杨先生的个人经历、诺贝尔奖、爱因斯坦的贡献与遗产、世界物理年、对物理学的基本看法、若干热点问题的评论和展望,以及对年轻人的期望等。在此基础上我们整理成文,标题和分段标题都是本刊加的。文中的内容以及可能存在的疏漏概由采访者负责。

以下评代表本刊,杨代表杨振宁先生。

- 阅读剩余部分 -

切尔诺贝利的“死亡蓝光”是什么?



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的时候并没有留下影像资料,但是有目击者陈述,他们确实看到了核电站上空出现有蓝光。这些陈述还被写入了事故调查报告。那么,当年目击者看到的蓝光是什么呢?

美国HBO和英国天空电视台联合推出的五集电视迷你剧《切尔诺贝利》,凭借对史上最严重核事故的真实还原,对严酷环境下人性的深度刻画,受到美剧迷的热捧。

第一集开始阶段的场景就令人印象深刻,核电站出现一道蓝光,刺向夜空。

这是为烘托核灾难恐怖气氛而虚构的视觉效应,还是可以用科学解释的实际情景?

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的时候并没有留下影像资料,但是有目击者陈述,他们确实看到了核电站上空出现有蓝光。这些陈述还被写入了事故调查报告,所以蓝光的出现应该是真实可信的。

那么恐怖的蓝光又因何而起呢?一些科普文章谈到,蓝光是由于切连科夫辐射。事实果真如此吗?接下来,就让我们先了解什么是切连科夫辐射,再探讨蓝光的由来。

- 阅读剩余部分 -

当一个东西黏糊糊的,这到底为了什么?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利维坦(ID: liweitan2014),托雷波尔译,何里活校对
原文来源:What Makes Things Slimy?

利维坦按:每当提及黏液,估计很多人首先会联想到《异形》中的那种极具腐蚀性的黏液。当然,那只是科幻片,不过,就算在现实中,我们也不免联想到鼻涕、浓痰,随之而来的,也许是些许的生理或心理不适感。但话说回来,不论对于人类还是其他生物,对于其进化历程而言,这种黏糊糊的特性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 阅读剩余部分 -

航迹云



云是天空中很常见的事物,给我们很多美好的想象,比如神话传说认为云是天上的神仙的交通工具,神仙通勤方式是腾云驾雾。

有时候,我们会看到天上有显得不那么自然的云,比如两道甚至多道白线割裂蔚蓝的天空,场面很是壮观。有时会看到更复杂的形状,比如2019年3月14日北京上空出现白色的圆圈云。

天空中呈现这样的云的历史并不久远,是有了飞机,尤其是有了喷气式飞机之后,才出现的,它们好像是飞机飞过的轨迹,被称为航迹云。

-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