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尖干涉测量金属丝杨氏模量

来源:劈尖干涉法测金属丝杨氏模量 大学物理 2016,35,30

金属丝原长为$l_0$,截面直径为$d$,截面积$S=\pi d^2/4$。一端固定,另一端受到拉力$F$,金属丝伸长$\Delta l$,则金属丝杨氏模量为

$$E=\frac{F/S}{\Delta l/l_0}\tag{1}$$

实验最难之处在于测量$\Delta l_0$。

我们用劈尖干涉来测量$\Delta l_0$。装置如下图所示:

- 阅读剩余部分 -

当跨过阿特伍德机的绳子的质量不可忽略……

来源:渭南师专学报 1986年第1期



阿特伍德机如上图所示, 一条长为$L$的匀质绳子, 单位长度质量为$\lambda$,跨过一轴承光滑的定滑轮, 绳的两端分别悬有质量为$M_1$和$M_2$的物体, 滑轮质量M, 半径r ,视为匀质圆盘。绳子总质量为$m$,其中伸直部分质量分别为$m_1$和$m_2$,搭在滑轮上的部分的质量为$\Delta m$。阿特伍德机上所挂物体如何运动?

- 阅读剩余部分 -

宇宙究竟有没有边界?

原文链接:What's at the Edge of the Universe?
译文选自微信公众号利维坦,但重新做了配图。



都2019年了,单纯把火箭发射到外太空已经不再能满足人们的幻想,人类对于探索宇宙边界的情绪正在变成一种急迫的期待,而那些日常琐事,比如坏天气、拥挤的地铁,或者担心一下自己的大腿会不会发生癌变,无聊的地球生活正在催生热血的太空梦。

但是在宇宙的边界,到底有什么东西在等着你呢?当我们讨论这个宇宙边界,它到底是一种边界线呢,还是一个大到无法想象的天花板呢?或者,无论是边缘还是天花板,它真的存在吗?在本周的“Giz问答”栏目中,我们找来几位面向宇宙学的物理学家,希望和他们一起找到答案。

- 阅读剩余部分 -

Word里写LaTeX公式的神器:Chrome插件LaTeX2Word-Equation

Chrome商店搜索LaTeX2Word-Equation,点击安装即可。

使用非常简单,看图:

鼠标右键复制网页上的公式粘贴到Word:

自己写公式,在Chrome浏览器任意地方写好LaTeX代码,复制粘贴到Word。

为便于预览公式效果,可写在以下地方:

  • https://www.codecogs.com/latex/eqneditor.php?lang=zh-cn
  • https://zh.numberempire.com/latexequationeditor.php
  • http://engenharialivre.com/latex-para-word/?#

物理学家为什么认为弦论是万有理论可能的候选者?



弦理论的核心思想是,宇宙最基本的组成单元不是0维的点粒子,而是一维的弦。

弦论是物理学中未经证实的理论中最精妙、最具争议者之一。弦论的核心是贯穿物理学几个世纪的思想的主线,即在最基本层次上,各种力、粒子、相互作用和物理现象,都可由同一个理论描述,四种基本作用力——强力、电磁力、弱力和引力的——不再有区分,统一于一个理论。

从许多方面来看,弦论是引力量子理论的最佳候选理论,引力量子理论要恰好在最高能量尺度上将引力和量子物理统一起来。这一点,现在还没有实验证据,但在理论推理上有令人信服的理由。2015年,在世的著名的弦理论学家爱德华·威滕(Edward Witten)就写了一篇文章,讲关于弦论每个物理学家都应该了解些什么。本文就是向非专业人士转述其意。

-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