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学家为什么认为弦论是万有理论可能的候选者?



弦理论的核心思想是,宇宙最基本的组成单元不是0维的点粒子,而是一维的弦。

弦论是物理学中未经证实的理论中最精妙、最具争议者之一。弦论的核心是贯穿物理学几个世纪的思想的主线,即在最基本层次上,各种力、粒子、相互作用和物理现象,都可由同一个理论描述,四种基本作用力——强力、电磁力、弱力和引力的——不再有区分,统一于一个理论。

从许多方面来看,弦论是引力量子理论的最佳候选理论,引力量子理论要恰好在最高能量尺度上将引力和量子物理统一起来。这一点,现在还没有实验证据,但在理论推理上有令人信服的理由。2015年,在世的著名的弦理论学家爱德华·威滕(Edward Witten)就写了一篇文章,讲关于弦论每个物理学家都应该了解些什么。本文就是向非专业人士转述其意。

- 阅读剩余部分 -

圆环电流的电流密度



Jackson 的经典电动力学5.5节,用毕奥——萨伐尔定律计算圆环电流的磁场,直接给出了圆环电流的电流密度,电流密度只有$\phi$分量,大小为

\begin{equation} J_{\phi}=I\sin\theta'\delta({\cos\theta'})\frac{\delta(r'-a)}{a} \label{Jphi} \end{equation}

这个式子是如何得到的?

- 阅读剩余部分 -

得到APP每天听本书《鸡征服世界》讲书稿

作者李南南,图片和链接为本博添加。



《鸡征服世界》封面

鸡的经历将告诉我们,一个物种究竟是怎样走向成功的?除了自我的进化之外,还有另一种方式,就是搭载一个超级变量。鸡的超级变量,就是人类。鸡的生活习性以及生存、变异、繁殖能力,使它恰好可以嵌入人类的物质生活,随着人类的脚步一同迁徙繁衍。而鸡的打鸣、好斗等生物特性,又恰好满足了人类的想象和娱乐需要,使它进一步嵌入我们的精神和政治生活,并且最终在我们的物质和文化中无处不在,成为人类最重要的动物伴侣,也成为这个星球上数量最庞大的禽类。

- 阅读剩余部分 -

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Shotgun Seminar



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园区

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有一种特殊形式的Seminar,称为“Shotgun Seminar”。规则是这样的,提前一周公布主题,想参加的人都要为这个主题做好演讲的准备,Seminar开始前,所有与会者各自将自己的名字写在纸片上,投入一个箱子里,主持人将箱子充分摇晃,然后从中随机抽出一个名字,然后被抽中者上台演讲。形式这个规定能够确保每个人都做了充分的准备,可以有充分的讨论。你说只想来听一听,不打算上台讲,对不起,不接待。

1982年,某次Shotgun Seminar出了个小意外,Seminar开始前几分钟来了一位不速之客,82岁的荷兰天文学家扬·奥特尔(Jan Oort,1900-1992),他端着杯咖啡,热切地要听报告。这让Seminar组织者为难,拒绝吧,人家是学界大牛,普林斯顿来访的贵宾,同意吧,就坏了Shotgun Seminar的规矩。



荷兰天文学家扬·奥特尔(Jan Oort,1900-1992),在银河系结构和动力学方面有重要贡献,射电天文学先驱之一。

会议组织者最终决定给奥特尔解释清楚规则。奥特尔问主题是什么,组织者说是星球环绕银河中心运行轨道的稳定性研究的新进展。奥特尔说,没问题,把我名字放进箱子吧。

这次Seminar没有抽中奥特尔,但他在Seminar中表现非常积极,提出很多好的问题。Seminar临结束前,奥特尔站起来,走到黑板前,用十分钟的时间做了个总结,与会者表示,这十分钟是最有收获的十分钟。

参考:



《全方位的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