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如何知道批准上市的疫苗是安全的?

How Scientists Know The Approved COVID-19 Vaccines Are Safe

过去一年的新冠疫情,造成170多万人死亡,许多城市封城,许多人对新冠疫苗即将向公众供应的消息感到欢欣鼓舞。广泛接种疫苗可能会使生活可以恢复到新冠大流行前的正常状态,但这种情况取决于人们是否愿意接种疫苗。

一些人普遍担心疫苗的安全性,而另一些人心怀疑虑的是,新冠病毒疫苗太新了,开发周期太快了。我们向14位免疫学、生物统计学和疫苗学专家求问,新冠疫苗安全吗?

- 阅读剩余部分 -

学术会议高手速成 之 七种武器

复制自杨威的博客

学术江湖,虽无刀光剑影,却有血雨腥风。博士路上,漫漫修远,切磋技艺印证武功街头火拼胡同拍砖,大小战役,不可计数。一年数度之大型学术会议,更是群雄争锋之处华山论剑之时。回首五年江湖,西窗残阳似血,不胜唏嘘。暗观镜中博士帽上缨穗,犹感血迹斑斓,森然欲滴。遂决意退隐江湖葬剑青山,立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再不过问学术界的是非恩怨。此五年心智武功,尽录于此,拳拳之心,皆为君故,诸位好生研习修炼,笑傲江湖之日,长歌烈酒,勿忘相邀。

- 阅读剩余部分 -

如果金星上真的有生命,对地球生命意味着什么?

原文链接:What Would It Mean For Life On Earth If There Is Life On Venus?


如果我们在金星的云层中发现生命,我们还特殊吗?

9月14日,《自然·天文学》发表了一项激动人心但又有争议的发现。一个天文学家团队报道说,他们在金星大气层的上层发现了一种气体分子——磷化氢($\mathrm {PH}_3$)。磷化氢是一种生物标志物,这是天文学家要确定一颗行星是否有生命,要在这颗行星的大气层中寻找的化学物质之一。

需要澄清的是,科学家没有在金星上发现生命。他们只是发现了一种通常是生命的副产品的化学物质。如果金星上没有生命,在金星大气层找到这么大量的磷化氢,就很难解释通。现在解读这些结果必须小心谨慎。实际上,我们有一些很好的理由质疑“有磷化氢就是有生命”这一结论。

但是,我们可以看看这个观察结果到底说了什么。实验结果的可信度是15 sigma,这意味着这一发现相当相当可靠。如果天文学家尽职尽责做了工作,金星的云中可能真的存在磷化氢。

现在还不清楚的是,磷化氢是从哪里来的。通常,磷化氢的产生与生命有关。然而,磷化氢也可能来自某些尚未为化学家所知的化学过程。两个可能的情况,在金星的云层中发生着一个未知的化学过程,或者金星的硫酸云中有生命存在,哪个情况更可能是事实?要得到答案,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论文作者自己也强调了这一点。他们表示:“即使证实了磷化氢的存在,我们也要强调,这也不是生命存在的有力证据,只是说明存在异常的和无法解释的化学过程。”“金星云是一个极度缺水且是强酸的环境,说这里存在生命,在概念上就匪夷所思。”

现在让我们开个脑洞,假设金星大气层中的磷化氢就是来自生命过程,这将对我们对生命起源的理解有何影响?这将对我们对自己在宇宙中的地位的认识有何影响?我们从中能得到哪些关于地球未来的启示?

- 阅读剩余部分 -

彭天放得到《硬科技报告》:中国新一代“人造太阳”实现首次放电

在运用能量的维度上,我们距离终极梦想——可控核聚变还有多远。

12月4号,被称为新一代“人造太阳”的核聚变装置,中国环流器二号M装置成功实现了首次放电。这意味着,中国已经自主掌握了大型先进托卡马克装置的设计、建造和运行的相关技术,是我们在可控核聚变领域一项重大的技术进步。换句话说,我们国家距离使用核聚变作为能源发电又近了一步。

- 阅读剩余部分 -

《新科学家》专访张锋,纵论基因编辑技术

基因编辑技术不仅能攻克疾病,还能对抗饥荒,甚至气候变化问题。


张锋

毫不夸张地说,张锋是当今最具开创性的科学家之一。在他二三十岁的时候,他在两项革命性的技术中居功至伟。第一项技术是光遗传学,将基因插入到脑细胞中,用光照射插入的基因,将其开启或关闭。这项技术帮助我们了解大脑是如何工作的,并正用于探索一些神经疾病的潜在治疗方法。

第二种技术是CRISPR,这是一种基因编辑技术,有望为无数疾病提供治疗方法。

如今,张锋在马萨诸塞州的麦戈文大脑研究所(McGovern Institute for Brain Research)和布罗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同时任职,并经常被认为是未来的诺贝尔奖得主(译者注: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发给CRISPR项目,张锋遗憾榜上无名。)。

然而,强大的工具可以以不同的方式使用,以CRISPR而言,一些发展令人担忧。两年前,生物物理学家贺建奎因使用CRISPR对人类胚胎进行基因编辑而受到广泛批评,并最终被判入狱。包括张锋在内的许多科学家都认为贺建奎的行为违反了伦理规范。

张锋还卷入了一场CRISPR专利归属权纠纷。其他科学家首先公布了这项技术的细节,但张锋是将这项技术用在人类细胞中的第一人。

《新科学家》专访张锋,不避争议,坦陈CRISPR的未来前景。张锋对CRISPR技术的未来很乐观,这项技术近期可能有助于我们对抗新冠病毒,长远看来,其应用范围可能会远远超出医学范畴。

以下为专访实录,黑体字为《新科学家》的提问,正体字为张锋的回答。

- 阅读剩余部分 -

标量、矢量和笛卡尔张量的解析定义

设$(x_1,x_2,x_3)$和$(x'_1,x'_2,x'_3)$是两个固定的笛卡尔坐标系,二者之间的变换关系为:

\begin{equation} x'_i=\beta_{ij}x_j \label{x'x} \end{equation}

逆变换为:

\begin{equation} x_i=\beta_{ji}x'_j \label{xx'} \end{equation}

某量是标量、矢量还是笛卡尔张量,取决于该量的分量是如何用$x_1,x_2,x_3$来定义的,以及如何随坐标系变换而变换的。

标量只有一个分量,$\Phi(x_1,x_2,x_3)$,坐标系变换后,$\Phi(x_1,x_2,x_3)$变为$\Phi'(x'_1,x'_2,x'_3)$,有如下关系:

\begin{equation} \Phi(x_1,x_2,x_3)=\Phi'(x'_1,x'_2,x'_3) \label{scalar} \end{equation}

矢量,或一阶张量,有三个分量,$\xi_i$,坐标系变换后,$\xi_i(x_1,x_2,x_3)$变为$\xi'_i(x'_1,x'_2,x'_3)$,有如下关系:

\begin{equation} \begin{cases} \xi'_i(x'_1,x'_2,x'_3)=&\xi_i(x_1,x_2,x_3)\beta_{ik} \\ \xi_i(x'_1,x'_2,x'_3)=&\xi'_i(x_1,x_2,x_3)\beta_{ki} \end{cases} \label{vector} \end{equation}

推广到两个下标,这样的量有9个分量,称为二阶张量,满足如下关系:

\begin{equation} \begin{cases} t'_{ij}(x'_1,x'_2,x'_3)=&t_{mn}(x_1,x_2,x_3)\beta_{im}\beta_{jn} \\ t_{ij}(x_1,x_2,x_3)=&t'_{mn}(x'_1,x'_2,x'_3)\beta_{mi}\beta_{nj} \end{cases} \label{tensor} \end{equation}

可以进一步推广至更高阶张量。

这里张量的定义基于由一个笛卡儿直角坐标系转换到另一个笛卡儿直角坐标系,这样定义的张量称为笛卡儿张量。

王立铭得到《生命科学50讲》:为什么外星人一定有眼睛?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比较骄傲的猜测,它是说:主要依靠视觉信息输入的动物,才有可能发展出高度的智慧。

虽然现在没有什么坚实的实验基础可以证明,但是今天地球上最聪明的那些动物,包括人类、猩猩、海豚、大象,确实也都是以视觉信息为主的。

我个人猜测,这可能是因为视觉信息,或者说的更广义一些,光这样的电磁波,在准确反映环境变化、承载丰富的信息这两点上,要比其他的载体都强大。

所以你看,今天人类世界里使用的交流工具,比如手机、卫星电话,还有互联网,也确实都是利用电磁波作为载体的。

如果我这个猜测成立,这就意味着,如果我们有一天能够找到有高度智慧的外星人,在很大概率上,它们应该也会长着类似眼睛的高级视觉器官,依靠收集环境中的电磁波信号感知世界。

那如果反过来问呢?如果不是视觉这样基于光、或者广义的电磁波的感觉,而是基于味觉和嗅觉这样的感觉系统,有可能支撑智慧生命的诞生么?

- 阅读剩余部分 -

敢与“官科”硬刚的美国“民科”大咖鲁杰罗·桑蒂利

本文经编辑修改后发布于微信公众号返朴。



鲁杰罗·桑蒂利(Ruggero Maria Santilli)。图源:http://www.i-b-r.org/

我们觉得,“民科”在“官科”面前很弱势,然而,美国一位大咖“民科”却很硬核,有麻省理工、哈佛这样顶尖学府的经历,还在顶尖出版社出版多部学术著作,写书揭批官科对自己的迫害,最近,他和官科又刚到了法庭上。

这位民科大咖就是鲁杰罗·桑蒂利(Ruggero Maria Santilli),让我们了解一下他……

-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