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振宁忆恩里科·费米培养研究生



1946年,杨振宁入读芝加哥大学,追随费米读研究生,以下是他对费米培养研究生的回忆……

讲课

费米讲课非常明白易懂。他的特点是,每个专题都从头讲起,举最简单的例子,并且尽可能避免“形式主义”,他常常开玩笑说,复杂的形式主义留给“主教”们去搞吧。他推理简明,给人的印象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但这种印象是错误的,他的简明是精心准备、反复推敲、权衡各种不同的讲述方式的利弊之后才得到的。

费米有次出差,要杨振宁代替他讲授一次课,交给杨振宁自己的笔记本,供参考备课。杨振宁看到,上面写满了费米为每一节课认真准备的每一个细节。费米在出差之前专门找杨振宁一道将全部内容讨论了一遍,解释每一个讲法后面的推理过程。

即兴报告

费米每周会对几个研究生做一两次即兴报告。大家聚集在他的办公室,由他的研究生或他本人提出一个选题,费米翻阅一下他那些做了详尽索引的笔记本,找出笔记,然后开始讲解。讲解维持在初级水准,费米强调论题的本质与实用,所采取的方法通常不是分析性的,而是直观的和几何的。

许多年以来,费米一直就物理学各个不同科目做着详细的笔记,从纯理论到纯实验,从三体问题的最佳坐标这样的简单问题到广义相对论中的一些深奥问题,无所不包。他的研究生们体会到,物理学不是专家的学科,物理学应该从平地垒起,一块砖一块砖地砌,一层一层地加高。研究生们还体会到,抽象化应该在仔细的基础工作之后,而不是在之前。

午餐会

费米几乎将他的午餐时间几乎全部献给了他的研究生,直到身体健康状况不佳。午餐谈话涉及各种内容,费米会经常谈及自己的科学哲学,也会给研究生一些忠告。费米认为,年轻的研究生应该将自己的大部分时间用于解决简单的实际问题,而不是深奥的根本问题。

本文选自《原子舞者:费米传》:



标签: 杨振宁, 费米

添加新评论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