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美国为什么坚守落后的英制度量衡?



提到美国,我们通常会觉得,美国很有创新精神。这是事实啊。但是,在有一个地方,美国人保守得不像话。那就是我们今天的话题:度量衡。

现在,几乎全世界都适用公制的度量衡,就是米、千克这一套。2018年,还发生了一件大事,公制度量衡里的千克这个单位,跟物理学上的普朗克常数挂钩了。这是最后一个跟物理常量挂钩的单位。这意味着啥?意味着公制度量衡已经成为了一套绝对客观的度量衡。不会再有什么误差了。

但是,美国很奇怪,依然在使用落后的英制度量衡。就是什么英寸、英尺、码、盎司、磅、品脱、加仑、华氏度这一套。你可能会说,度量衡,不就是个计数工具吗?不要搞文化偏见。有什么先进落后之分呢?还真有。

英制度量衡,本质上是农耕社会的产物。它有两个特点。第一,不同场景,用不同单位。比如,同样是容量,量酒的时候用盎司。如果是啤酒和牛奶呢?通常又用品脱。如果是粮食呢,又叫蒲式耳。对啊,农耕社会嘛。度量衡主要是为了方便。第二,换算非常复杂,通常不是十进制。奇怪,十进制是人类最本能的换算单位,为啥度量衡经常不是十进制呢?还是因为农耕社会需要方便。比如,一英寸的定义是三颗麦子加起来的长度。但是一英尺呢?是成年男人的脚的长度来算的。

本来这是两种用在不同场景下的。短小的,比如量衣服,用英寸来计算;稍长的,比如量家具,用英尺来计算;更长的,比如量土地,用码来计算;再长的,比如量道路,用英里来计算。这些度量衡本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用在不同场景下的。在农耕社会,不需要精确的换算。所以,后来工业社会来了,需要换算了。这进制只好互相凑。结果就变成了一英里等于1760码、一码等于36英寸、一英尺等于12英寸。你要现代工业社会的一名工程师,这么换算起来,是不是脑子要炸?这太不方便了。

所以,即使是发明英制的英国,现在也是全面抛弃了英制,转向了公制度量衡。现在全世界跟美国一起还在使用英制的国家,据说只有非洲的利比里亚跟亚洲的缅甸。那么问题来了,号称最有创新精神的美国人为什么偏偏在这个问题上这么保守呢?有人说美国人太自大了,觉得英制更好,自己也没必要国际接轨。有人说美国人太懒了,改度量衡虽然麻烦,别的国家都克服了,就他们克服不了。

最近我在《每天听本书》里面,听到了一本书,叫《度量世界》,听完之后,发现,美国为什么在度量衡问题上这么保守。这个问题还真没那么简单。



《度量世界》封面

美国使用英制很好理解,是因为它最早是英国的殖民地。美国刚独立的时候,其实有机会像建立美元一样,建立一套自己的度量衡体系。刚独立的美国是一个全新的国家,货币制度、度量衡、法律体系等等基本构架都需要重新建立,可以重新来一遍。

当时美国也这样干的,美国人非常迅速地就废除了英国的货币系统,从英镑、先令这一套,过渡到了十进制的美元、美分系统。下一步,就应该是改革度量衡了。当时,法国人虽然已经提出了公制度量衡的设想,但是法国正在革命,公制的事迟迟都没有确立下来。但是设想是有了。

美国当时的总统杰斐逊对推行公制度量衡充满了热情。他认为全世界用一套统一的度量衡是未来的趋势。他们判断得多准。甚至他还找过法国人商量,想合伙建立一套公制度量衡。但是各种阴差阳错,这个合作没搞成。杰斐逊不服,自己单干,提出了一个美版公制计划。这个计划的原理跟法国的公制一样,也是把单位跟某种自然标准联系起来。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杰斐逊这个计划通过了,现在全世界用的很可能就是美国版本的公制了。因为美国在制造业上的发言权是越来越大。



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1743年4月13日-1826年7月4日),美利坚合众国第三任总统(1801年─1809年)

然而,从1790年到1808年这18年间,杰斐逊向国会提了4次他的这个美版公制计划,国会一直拖着。国会是有自己的难处。这个时候,国会已经根据英制建立了美国的土地划分系统。那也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程。划分的基本单位是镇,每个镇6平方英里,里面分成36个区,每个区就是1平方英里。

他们还给各地方的分界线都做好了标记。这是个多大的工程。好不容易弄好了土地划分系统,国会肯定不愿意重新干一遍。而如果按照杰斐逊的想法,强行改成公制。那美国人今后就得说,我家住的那个区是2.59平方公里,多别扭啊。当时很多人觉得,改成公制根本就是自找麻烦。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这个机会,一旦错过,就麻烦了。之后的100年中,全世界都在经历现代化、工业化和全球化。公制度量衡的优势越来越明显。但是与此同时,英制度量衡在美国社会的扎根也越来越深。改革的成本是越来越高。

那美国人有没有努力过呢?有。

到了19世纪末,17个国家共同签署了《米制公约》,加入了公制体系。他们还成立了国际计量局,共同制定了公制的标准。这17个国家里,其实就有美国。这时候,有一个人,叫门登霍尔,他是美国海岸和大地测量局的总负责人。这门登霍尔觉得,推行公制度量衡的时机应该到了。他再次提出了公制的事,还签发了一个推广公制的命令,把美国的英制单位和公制的单位对应起来了,比如1英寸等于2.54厘米。这个命令一颁布,其实就相当于美国已经接受了公制。你可以这么理解,美国这个时候的英制度量衡,就是一套换算更加复杂的公制而已。



德国邮票 米制公约

但是美国为什么没有再往前走一步,直接用公制不就得了?这一步太难了。在过去的100年中,英制在美国彻底扎根了。

我们来算算账。想让整个美国都抛弃英制使用公制,首先那些砝码、容器、量具、尺子就得扔了吧。这是小钱。要想把英制螺丝换成公制螺丝,生产螺丝的模具都得扔了。你想之前用旧螺丝的机械设备怎么办呢,他们要维修,新的螺丝就装不上去了,难道所有的机器设备都更新换代?美国经济规模那么庞大,这笔钱可受不了。而且还有工程师、工人都要重新培训,我们就算一笔账。光是把全美的路牌都换成双轨制,就是即标注公里又标注英里,就至少得花了五六个亿美元。这就是一笔大钱了。

你可能会说,美国这么富,这些钱和长期的效益比,还是小钱啊。因为度量衡换算问题,一旦造成损失,就更不划算了啊。比如,1998年美国就因为公制和英制换算错了,导致一个火星探测器(本博注:火星气候探测者号)出现了事故,在火星烧毁了。连研发制造和发射任务总共3.27亿美元,可都打水漂了。美国的治国者怎么这么点洞察力、长远眼光都没有呢?越早换度量衡,将来的损失越小啊。



火星气候探测者号,1998年发射升空,1999年失联,事故原因是火星气候探测者号上的飞行系统软件中力的单位是国际单位制中的牛顿,而地面系统中力的单位是英制单位磅力。

说得确实对。但是你想,英制度量衡带来的那些麻烦,是科学家的、工程师的,而不是普通老百姓的。但是如果你搞公制度量衡的改革,带来的好处,是长远的,是专业人员的,但是带来的麻烦,那可是归所有老百姓的、全民的,是深入到生活的每一个细节的。在美国那样的制度下,哪个政治家会做这种没有明显的、当下的收益,但是会引起全面社会反弹、几乎所有老百姓都不适应的改革呢?

所以,不是美国人保守,而是美国人已经付不起这个拆掉重来的代价了。

今天跟大家聊这个话题,主要是有两个感慨:

第一, 保守的态度,往往不是观念问题,而是被存量的利益绑架了;
第二, 失败的改革,往往不是是非问题,而是错过了最好的窗口期。

注:本文复制自罗辑思维,图片和链接为本博所加。

标签: 国际单位制, 度量衡

添加新评论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