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还有这操作,送上天的东西先要鼻子很灵的人闻一闻

原文链接:The man who sniffs spacecraft

美国NASA有一个25人组成的特别志愿者小组,他们的工作是闻待送入太空的物品的气味。这个团体的核心成员是乔治·奥尔德里奇。奥尔德里奇在这个小组已经工作了45年,他的鼻子已经完成了超过900次嗅味作业(紧随他之后的志愿者嗅味作业次数才刚达到600次)。奥尔德里奇赢得了许多绰号,比如“NASA首席嗅探员”、“大鼻孔”,等等。

奥尔德里奇不是化学家,也没有上过大学。1973年,高中一毕业,他就加入了位于新墨西哥州的美国宇航局白沙试验场。奥尔德里奇回忆说:“我父亲在这里工作,他打电话给我说,他们正在招募五名临时雇员。”奥尔德里奇立即辞去工作,接受了白沙试验场提供的临时工作岗位,后来成为了一名消防员。消防队长——他是美国宇航局第一个嗅味小组的成员——引领奥尔德里奇进入了嗅味行业,那时他才18岁。奥尔德里奇补充说,“队长动员我做嗅味志愿者,是看上我年轻又健康,队长还说,为宇航员工作很伟大。”

奥尔德里奇进入了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位于白沙的分子解吸附和分析实验室,该实验室负责评估有潜在危险的材料、部件和系统。宇航员生活在一个“闭环”环境中,空气要连续不断地循环,环境的平衡很微妙,很容易被有毒或浓烈的气味所破坏。在太空中不仅仅不能开窗。上世纪70年代,俄罗斯一次航天发射,发射后不久就由于太空舱内部难闻的气味而被中止。Nasa没有侥幸心理。


乔治·奥尔德里奇的鼻子已经完成了超过900次嗅味作业

奥尔德里奇不是化学家,也没有上过大学。1973年,高中一毕业,他就加入了位于新墨西哥州的美国宇航局白沙试验场。奥尔德里奇回忆说:“我父亲在这里工作,他打电话给我说,他们正在招募五名临时雇员。”奥尔德里奇立即辞去工作,接受了白沙试验场提供的临时工作岗位,后来成为了一名消防员。消防队长——他是美国宇航局第一个嗅味小组的成员——引领奥尔德里奇进入了嗅味行业,那时他才18岁。奥尔德里奇补充说,“队长动员我做嗅味志愿者,是看上我年轻又健康,队长还说,为宇航员工作很伟大。”

奥尔德里奇进入了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位于白沙的分子解吸附和分析实验室,该实验室负责评估有潜在危险的材料、部件和系统。宇航员生活在一个“闭环”环境中,空气要连续不断地循环,环境的平衡很微妙,很容易被有毒或浓烈的气味所破坏。在太空中不仅仅不能开窗。上世纪70年代,俄罗斯一次航天发射,发射后不久就由于太空舱内部难闻的气味而被中止。Nasa没有侥幸心理。


乔治·奥尔德里奇的鼻子已经完成了超过900次嗅味作业

几乎所有要上天的东西,包括宇航员使用的剃须膏和剃须凝胶,都要经过奥尔德里奇的团队嗅味检测。

奥尔德里奇的团队使用火焰离子化检测器来计算气体流中的分析物,然后将气体注入气相色谱仪,分析物被分解,由色谱仪中的质量选择性检测器来产生一个质谱,由质谱识别出分析物是何物质,并给出含量——这些都是NASA规定的重要工作。例如,NASA禁止将任何一氧化碳浓度超过20ppm或二氧化碳浓度超过5000ppm的东西发射入太空。

然后,每个物品的毒性都要用数字标记出来,如果这个数字过高,物品就不能参与航天飞行,或者接受二次检测。

奥尔德里奇记得,在Nasa还在发射航天飞机的时期,他的鼻子要忙得多,在那段时间里,奥尔德里奇平均每个月要做三次气味检测。曾经,他觉得自己有可能打破气味检测1000次大关。现在,奥尔德里奇每年只参加8到10次气味检测,1000次似乎遥遥无期。

奥尔德里奇说,气味检测的要求略有变化。然而,尽管快退休了,奥尔德里奇依然坚持将他的嗅觉能力一直处于待命状态,以防小组的工作量再次增加。他补充说,“一旦NASA又面临航天器中气味问题,我想他们可能会重新倚重人鼻子。”

标签: nasa

添加新评论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